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市直播报 > 正文

试论公安基层党建工作与公安中心工作的融合促进

作者:佚名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9-19阅读:5381

“服务中心、建设队伍”是机关党建工作的核心。公安基层党组织是我党执政的基层战斗实体,是党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是实现公安基层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融合促进的核心力量。新时代党建工作的总要求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四句话、十六字”总要求是我党在新形势下加强公安党建和中心工作融合的的总方略。在日常工作中,公安基层党建工作必须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充分发挥党的思想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密切联系群众的优势,找准党建和中心工作的结合点,持续推进党建与业务工作的融合,才能克服“一般化”问题和“两张皮”现象,党建工作才有强大的生命力,业务工作也才能得到持续健康的发展。

一、加强公安基层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融合的重要意义

(一)是贯彻中央决定部署的必然选择。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相互作用”,指出党的基层组织是确保党的路线方针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的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是推进新时代公安基层党建和中心工作融合的根本遵循。把服务型基层党组织建设与公安基层业务紧密结合起来,两者有机融合、互为补益,以党建为引领,全面打响公安业务攻坚战,筑牢社会和谐稳定的新防线,公安基层党组织才能坚强有力,才能更好履行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重要职责,更好服务改革和发展,促进公安中心工作各项任务的完成,确保各项工作始终与党中央要求同向同行、不偏不移。 

(二)是适应新时代新形势的必然要求。当前,社会变革,国内外形势复杂,社会矛盾凸显,公安机关面临的执法压力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更加严峻。作为“国家安危,系于一半”的公安机关是党和国家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面对新时代、新形势、新任务,必须按照全面从严治党的新要求,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探索创新,自觉转变执法理念、执法方式、执法作风,统筹融合党务+业务建设,从党务业务融合的问题区位切入,以创新的精神应对新情况新问题,提出新思路,制定新措施,探索新规律,全力抓好党建工作,为公安改革发展工作提供坚强保证。

(三)是推动公安工作发展的必然保证。公安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是党和人民的“刀把子”,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强力推动党建工作与公安业务工作深度融合,既是实现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重要途径,也是当前提升党建工作质量亟待解决的重大现实课题。全市公安80%以上的民警是党员,抓好了党建工作就是抓住了公安队伍的关键和重点。在从严治党新常态下,公安党建工作必须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充分发挥公安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始终把加强党的建设和全面深化警务机制改革有机结合,不断适应新时代公安改革发展需要,满足人民对公安基层党组织的新期盼,以党建带队建、以党务促警务、以党风强警风,保持公安业务工作的正确方向,才能促进各项公安业务工作任务完成。

(四)是提高党员依法执政能力的迫切需要。公安机关担负着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职责、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使命。公安民警的素质能力很大程度决定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能力。基层公安队伍建设的主体是党员民警,服务的对象是人民群众。充分发挥党建的思想优势、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是提高党员依法执政能力水平的根本保证。党建与业务融合必须始终坚持以人为本,充分发挥党员民警特别是领导干部的主体作用,不断践行依法执政能力实践,以改革创新精神解决依法执政能力建设与改革发展不相适应、不相符合的问题,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二、新形势下制约公安基层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融合的瓶颈

近年来,巴中市公安局持续加强基层组织和党员队伍建设,不断深化公安党建与中心工作融合,党组织建设工作更加规范,党员的综合素质不断提高,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互融互促,但仍与新形势下公安基层党建工作的要求存在一定差距,制约公安基层党建与中心工作融合的瓶颈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党建和业务在思想认识上有“断裂”,缺少有机融合的思维,党建对业务工作的引领有“弱化”。少数基层党组织公安党建工作存在“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现象。个别党员重业务轻党建的思想根深蒂固,党建工作摆不上应有的位置,究其根本:一是理想信念弱。个别党员思想认识不到位,理想信念弱化,政绩观偏差,认为党建工作是“软任务”、“虚指标”,重能力轻品德,重破案轻党建,重实绩轻信念,精神上有“软骨病”。二是理论知识弱。个别基层党组织党建理论学习不深不实,气氛不浓,流于形式,进取精神不足,党建理论和业务知识功底不够扎实,理论指导实际有差距,甚至理论和实际脱节,困而不学,浮而不实。三是主业主责意识弱。个别基层党组织党建责任落实不到位,党员学习教育灯下黑,党内组织生活不够严肃,部分党员领导干部大局观念、责任意识差,工作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不足,重形势轻实效,敷衍塞责,避重就轻。

(二)党建和业务在制度结合上有“断点”,缺少无缝融合的“沾合剂”,党建和业务制度的互促有“淡化”。党建工作应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相应,党建制度应与业务制度实现“紧耦合”,这是做好基层党建与中心工作融合的重要遵循。但在实际中,仍有党建制度和业务制度“两张皮”现象,各表一枝,各行其是,主要原因:一是党建工作制度与行政管理制度不尽配套。少数党建工作制度与行政管理制度还存在不协调的情况。如优秀公务员每年按地方法规可享物质奖励,但优秀党员则不能予以物质奖励。二是党建制度设计不规范。如公安基层党支部多以科所队为单位进行组建,人数少,按规定每月应召开一次支委会,但由于工作重等因素,小支部有时只能召开党员大会,制度的系统性、协调性不够。三是党建制度让步让位于业务制度。由于业务工作繁重或集中等因素,个别党员教育和党组织生活制度等不能有效落实,一些党内制度在执行上不能持之以恒,重业务轻党建现象时有发生。制度不协调是造成党建工作表面化、形式化、台帐化的重要原因。

(三)党务和业务在职级配备上有“断层”,缺少职级融合的“对等”,党内职务较行政职务有“矮化”。个别党员只看重行政职务,忘记自己的党内职务职责,主要原因有:一是党内职务多兼职,行政职务是专职。当前基层兼职党支部书记一般由具有行政实职的科所队负责人兼任。这种“兼职不专、专职不兼”的情况易致角色模糊、角色冲突,占基层绝大多数的兼职党务干部有存在顾此失彼、无所适从的情况,造成“两张皮”现象。二是党内职务对应政治责任,行政职务具有行政权力。由于公安基层的党内职务是没有级别的,亦无相关待遇,而行政职务是有级别的,对应行政权力和相关待遇,贴近现实利益。个别党员把党内职务看作政治荣誉、身份象征,甚至出现身份麻痹、纲纪不张的情况。三是行政职务决定党内职务。在实际中,行政职务的任免通常决定党内职务的任免,即确定了行政职务后,才能确定党内职务,存在党内职务变成行政职务附带的现象,党内职务较行政职务有“矮化”倾向,党员间普遍习惯以局长、主任等官职相称,“党”职“官”职相混。

(四)党员和警察在角色认同上有“断档”,缺少身份融合的“自觉”,党员和警察身份有“群众化”。公安基层党组织以“三亮三比三评”活动为载体,开展了系列戴党徽、亮身份、作表率、树形象活动,但仍有个别民警“羞于提党员身份”,被群众称为“地下党”,个别党员和警察身份没有互融“合力”,究其根源:一是理想信念缺失。个别党员把党员身份当谋利工具,“跑不动、打不赢、说不过”,奉献时把自己当群众,升官时把自己当党员,交党费“嫌多”,过组织生活“嫌烦”,党员身份“群众化”。二是公仆意识淡薄。个别党员工作责任心不强,工作标准不高,服务态度不好,“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既忘记了自己的警察身份,更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瞎办案、乱断案。三是监督意识匮乏。党员民警亮身份意味着接受监督、慎独慎言,意味着“我是党员,我先上”。不亮身份是党内监督缺失的一种体现。个别党员不亮身份,其实质是不愿担责,推诿避事,不愿信息公开,不愿接受监督,经不起监督。

(五)党建和业务在工作考核上有“断面”,缺少考核融合的“统一”,党建对业务的引领有“边缘化”。实际工作中,公安基层党建考核与业务考核在互促互融上仍存在一些不足,通过考核促进业务工作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其原因:一是党建考核权重小,业务考核权重大。党务考核权重最少时仅占2%。党建考核权重过低,触动作用不大,个部警种和部门领导对党建考核不重视甚至忽略,党建考核易流于形式。二是党建考核不易量化,业务考核易量化。业务考核以法律法规为依据,以执法办案为指标,内容“务实”易量化;党建考核内容“务虚”不易量化,易出现考党务不考党建、考学习不考落实,甚至考业务略党建的倾向。三是党建考核结果运用弱,业务考核结果运用强。党建考核结果运用形式单一,仅作为评选先进的重要依据,缺乏与之配套的相关制度条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用人重业务工作的倾向。

三、新形势下加强和改进公安基层党建与业务工作融合的对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党被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从严治党正在成为党建新要求。只有坚持把加强党的基层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作为贯穿公安工作一条红线,才能以改革创新精神探索持续加强公安基层党建与中心工作深度融合的路径,才能有效提升公安党建工作水平和业务工作能力。

(一)要凝聚基层党建引领中心工作的思想共识,决不能“本末倒置”或“舍本逐末”一是从思想源头抓起,树立党建引领的意识。要充分认识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是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整体,牢固树立“抓好党建是最大的政绩”理念,以党建成效助推中心工作;坚持不懈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基层党员民警,坚定理想信念,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二是从实际行动做起,促进党建业务全融合。以实际行动和智慧把党建和业务“跷跷板”问题变“齐步走”优势,把党的政治工作放在首位,把公安中心工作发展作为第一要务,把握好两者互促互进的辩证关系,着力探索建立公安基层党建与业务工作同谋划、同部署、同考核的新路径,以高质量党建推动公安中心工作高质量发展。三是从突出问题改起,推动党建与业务深融合。认真分析研究党建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对党建工作存在的困难问题进行分析研究,针对具体情况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不断强化抓党建工作的责任感。引领促进融合,只有以新理念带动党建与业务融合,才能做到党建和业务本末源流、本末相顺。

(二)要构建基层党建“交融”中心工作的融合机制,决不能“顾此失彼”或“厚此薄彼”。实现党建和业务制度的深度融合是解决当前党建和业务存在隔离和脱节之弊的应然之举,是推进新时代党建所面临的重要任务和现实课题。一是用制度“交融”理想信念,凝聚思想。要把党建制度治党摆在首位,坚持把思想建党和中心工作同谋划、同部署。坚持党建制度的主体地位,用党建引领制度创新,实现从制度上的物理捆绑到交融中的“化学反应”。二是用制度“交融”具体内容,凝聚规则。党建制度和业务制度是有机统一的整体,二者不可分离,不可偏废。要把党建制度贯彻于业务工作制度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通过顶层设计、统筹规划,借助党建制度推动业务工作发展,利用业务工作制度和平台提升党建工作实效。三是用制度“交融”党员利益,凝聚力量。突出利益引导,认同党员合理合情合规的个人利益诉求,注重党员权益和业务制度在内容规则上融合一致,实现两者在权益上同力、同轨、同效。融合促进共进,只有党建和业务制度深度“交融”,才能做到党建与中心工作制度“此唱彼和”、“此发彼应”。

(三)要建立党务干部“对等”行政职级的升降机制,决不能“头重脚轻”或“轻重失宜”。一是干部培养上做到党建人事同研究。应将干部培养纳入党建考核,突出党建导向。研究决定干部人事任免工作时,应对行政职务和党内职务一并研究,主动听取机关党组织的意见,机关党组织应配合进行考核和民主评议,对任免调动提出意见和建议。二是在干部考核上做到党务政绩同考核。建立健全科学的党务干部的业绩考核机制。在党建和行政制度中分别规定将党务和政绩工作指标一并进行考核即“双目标考核”,将个人绩效考核结果作为选拔任用、轮岗交流、评先评优奖励及惩戒的重要依据。三是在干部激励上强化党内关怀制度。健全基层党务工作者关怀激励机制,提高党务干部待遇。定期讨论研究机关党建工作,解决好党务机构设置、人员编制、干部配备、经费保障等问题。对等促进活力,只有党建和中心工作在保障上协调平衡,党建和中心工作才能“轻重相宜”、“举重若轻”。

(四)要始终强化党建“服务”中心工作的保障机制,绝不能“有始无终”或“终始参差”。机关党的建设是一项基础工程,要始终坚持落实党建服务业务工作的经费保障制度:一是强化党建工作经费保障。从法律层面对基层党组织经费保障进行规定明确,建立以财政投入为主的多渠道基层党建经费保障机制,专款专用,不得挪用、借用、套用,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基层党建经费逐年增长机制。二是强化党务干部人才保障。严格按照党务干部1-2%配备的有关规定,落实对党务干部的选配力度,足数配齐配强党务干部,特别要重视公安基层党务干部的配备,通过改善年龄结构、优化选配方式,强化基层党务工作的落实落细落地。三是强化党务干部培训保障。把对党务干部特别是基层党组织书记素质培养作为提升党员队伍素质、推进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切入点,切实保障岗前培训、专项培训、以会代训、结对帮训等多种形式的教育培训所需经费。强有力的经费支持才能保证党建服务业务工作“慎终若始”、“始终一贯”。

(五)要创新基层党建融推业务工作的载体,绝不能“因循守旧”或“陈陈相因”。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不断创新党建与业务融合的载体,不断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党建和业务才能永葆活力。一是创新理念,强化党建融推业务的认识。新形势要求建立新的理论知识体系,服务于具体工作。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强化“顶层设计”,建立健全各项工作标准。二是创新管理方式,发挥党建推动业务的作用。推进党员管理精细化,构建党员金字塔式管理网络,创新“清单制”、“积分制”等党员管理制度,推行党员干部定点联系制度、领导干部任公安基层党支部书记制度。三是创新学习方式,提升党建对业务的牵引作用。采取政治学习和业务学习结合,让学习贴近工作、贴近实战;严格学习制度,做到有计划、有安排、有记录。四是创新活动载体,催动党建活力对业务的服务保证作用。打造“五个十”党建品牌,把党务工作与公安业务日常工作有机结合,开展“党员示范岗”“示范窗口”等活动等,激发党员爱岗敬业活动。只有坚持党的领导,大胆创新、务实创新,新时期党建融推业务工作才能“推陈出新”、“万象更新”。